与娇妻在舞厅的一次浪漫*娇妻参加裸体面具舞会

时间:2021-10-28 14:57

程铮胸膛被磨的剧烈起伏,克制住不去盯着那处香软,但鼻息间却充斥着无法挥散的若有若无的香气,芬芳吸入,下腹就是一阵紧绷,尴尬的进退两难。

好半响终于熬到休息的时间,男人浑身上下已经淌满了汗,粗粗地喘着气。

 

  与娇妻在舞厅的一次浪漫*娇妻参加裸体面具舞会

易丹也是汗涔涔的,脚掌处似乎还留着不属于自己的温热,她伸手按揉抚摸自己酸胀的脚趾,整个人侧躺在浴巾恢复元气。

 

“天哪,只是练个姿势就累成这样,呜呜呜,还是宅在家里舒服”。

“这是你刚开始,时间长了就好了”。程铮用手抹了额前的一把汗,走到自己座位处拿起毛巾擦拭着身子,拧开事先备好的矿泉水,猛灌了几口。

易丹看着他的疲态,很是不解:“不对啊程大哥,我练腿累的够呛就行了,你不就是帮我按住脚,怎么也直喘气?”

程铮一口水直接喷出来,剧烈地咳嗽。易丹见状吓得从椅子上跳起,跑过去在他的背上轻拍,她看着男人呛得涨红的脸,寻思着自己是不是说错话了,难道刚刚的表述有歧义,被误会了?

程铮摆了摆手示意她停下,一本正经的给自己找说辞:“我只是…精神太集中了,不碍什么事”。

易丹半信半疑,也不好再问什么,看他气息渐稳,又兴冲冲地说:“练完这个是不是该练那个换气了?要下水了吗?”

程铮点点头,指了指女孩放在一旁的泡沫板:“把那个戴上,我们就可以下水了”。

话音刚落,易丹就蹿过去在腰间系上几片薄板,绑完后又在男人的帮助下左右手臂也栓上一片,她走到下水的台阶处,背过去扶着栏杆小心翼翼地一步一步往下走,程铮在前面护着她以免摔倒。

在下肢进入水中的那一刻,易丹被冰的全身哆嗦了一下,她忍受冷意直到整个身子都浸泡进去后,蜷在角落抱住自己,还是凉的难受,更别说胸口还有水压逼迫着。

“嘶,怎么会这么冷啊”。水温应该开了才对,下水冻的根本不想在游了。

程铮把自己的泳帽捁好,坐到池边示意易丹过来:“冷是一会的,马上你游动几下就不冷了。在水里是要动的,你泡在那里一直静止又会重新凉起来”。

易丹恍然,记得她之前在水中乱动的折腾法,也是进水的那一下冰凉,然后估计就在她搅屎棍的操作下沸腾的热了起来。

她进的是潜水区,扶着池壁几步就到程铮的旁边,男人把她的帽子挪正,眼镜在动了动,给她的两只耳朵塞入了耳塞。

看着她都装备好,程铮也“噗通”一声滑进泳池里,他来回游了一会,自由泳的姿势优美流畅,从左到右,在翻身返回,头抬起的时候冲易丹喊道:“你也先适应适应”。

易丹看他潇洒自如的样子着实羡慕,腰上手臂处有阻碍,她也不能撒泼似的游,想要甩腿发力却沉在水底漂不起来,连试了几次都没成功。

身体浮浮沉沉,游不得半点距离,天哪,游个泳这么难得吗,易丹再看向已经跑到深水区的程铮,她怎么不能浮起来,自己不是还有泡沫板吗?难道是太胖了?不能吧,她体重也不过百,那么小只的一个人,居然还不能飞?!

女孩气呼呼的瞪着游回来的程铮,臭男人,一下水就只顾自己玩的嗨,根本不管自己徒弟的感受了,差评!

程铮其实一直留意着易丹,他看着小人生动的表情无声笑了下,小姑娘真是可爱,眼睛睁得还那么大,在水里像旋转木马般上上下下,活泼娇憨的不行。

他慢悠悠地游到易丹身边,顶着杀气腾腾的目光自然牵起她的手掌,说:“想飘起来首先要学会放松,身上的肌肉都不要紧绷,慢慢就浮起来了”。

“那你不早点说!”易丹虽然嘴上埋怨,但身上的动作却是丝毫不漏按着男人的要求来,被大手牵着心里涌上无名的依赖和平静,下一秒就感觉全身慢慢被一股力量抬起,直到背部接触到水面。

耳畔接着传来男人的声音:“再试试在岸上学的蛙泳的动作”。

轻浮的双腿重复着的程铮反反复复叮嘱的姿势,脚掌勾,大腿蜷缩,在用力甩出去,“哗啦”一声,动作完成,客克服阻力带起的涟漪往两边拨动向远。

易丹就这么一下两下进行练习,在水里没有岸上那么轻松,水流的障碍难度远比没什么压力的岸上活动要难,同时耗费的体力也是岸上的几倍,她滑着滑着就感觉大腿没了力气,渐渐又耷拉降至池底了。

“程铮,我没劲了”。女孩睁着漂亮的瞳眸透过泳镜可怜兮兮看着他。

夜晚的街边是极其的热闹,一家火锅店内,座位都坐满了人,人声鼎沸,香气四溢。

从玻璃窗向外面看过去,黑漆漆的天空上时不时晃过色彩斑斓的灯光,震天的声响远远的从演唱会的台子那处传过来,有时爆发人群的咆哮,还能依稀听到歌声。

易丹四个人围着一个桌子,摆在正中间的火炉映的通红发亮,上面的鸳鸯锅里红白底料的汤水被烤的咕噜咕噜泛着泡,色泽鲜美的蔬菜熟肉翻过来赴过去,腾腾地冒着热气。

>>>>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 <<<<